中国的蛋白饲料可以自己解决-任荣荣四论中国的黄金桑产业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河南在线新闻网


中国为什么由历史上的大豆出口国转化为一个必须长期进口大豆的大买家。理由是现在中国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畜牧业发展离不开豆粕这种高蛋白质饲料。国内种植的一亿亩大豆无法满足国内需求。如果进口的9千万吨大豆在国内生产,需要增加七八亿亩农地。何况大豆在国内种植效益太低。美国的大豆价比国产大豆要低近一半左右,为什么不进口?理由很充足。其实如果放弃条块分割,鼓励百家争鸣,群策群力,这个问题国内是可以逐步解决的。把中国人的饭碗交到外国人手中,该冒多大的风险!

中国是油料植物资源大国

作为油料植物,中国有300种,可作为蛋白质饲料的植物有    数千种。中国拥有的8600种左右的木本植物里,富含油脂和高蛋白质的树种就多达400余种。由于森严的条块分割,木本植物归林业系统,而中国需求量极大的饲料和油脂则全部归口农业口负责。条块分割,鸡犬之声相闻,互不往来。我从心底里感叹,这是体制上长期的弊病。中国著名的木本油料(食用、工业兼用)有12种,东西南北中都有分布。如油茶、梾木、元宝枫、杜仲、核桃、长柄扁桃、毛叶山桐子等等。从油脂的营养和质量上分析,这些油料树种不但出油率高,油渣也是高蛋白饲料,实实在在的天材地宝啊!这真是现实版的抱着金饭碗讨饭吃。笔者前半生一直活动在国土面积70%的山地上,各地山区、林区的老百姓基本上以食用木本油为主。如江西、湖南、湖北山区,云贵林区,老百姓食用的油脂大部分为今天平原人眼红的山茶油。西北牧区除食用大量的动物油脂外,也食用亚麻油等多种非大豆植物油,还有更多地方如四川、湖北则食用菜籽油。食用油脂可谓多种多样,绝对不像今天之国人,大量食用单一的转基因大豆油!

二、畜牧业的饲料问题

中国历史上也是一个人口大国,过去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养有六畜,根本就没有用豆粕作为主要的蛋白质饲料。也从来没有发生大面积的六畜瘟病。从当前新冠肺疫情看,中国为什么能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其中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隔离,遏制了病毒的扩散。一家一户养育六畜,本身就是隔离措施,可以阻断疫情。每到年关,                                       几乎村村都在杀年猪,肉食、脂肪自给。毛鸡肉价是几十年几百年的相关系数很高的价值链。这几十年特别近几年,一斤猪肉相当于几斤鸡肉,实为怪事!老百姓过去讲“养猪不赚钱,回头看看田”,猪粪肥田,农作物质量好!根本就没有问题粮食。食品是安全的,口感是美味的,所谓的“小农经济”,实际上是一个小型农业经济的生态圈,符合天道,所以土壤永远保持着相应的生产率和生命率。伟大的共和国奠基者毛泽东主席一生强调农林牧互相依赖缺一不可。要把三者放在同等地位。这是科学的论断,也是生态平衡的科学总结,更是中国几千年农业文明的传承!我不是反对规模养殖,问题是规模养殖不能解决生态平衡,反而是一种浪费,破坏了动物饲料的多样化,违背了科学规律,撕裂了人类自然的和谐链条。

三、大自然的启发

我大半辈子一直生活在森林之中,长期从事林业调查,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凡是森林、草原,自然的力量是神奇的。所有物种在单位面积上都是互相依赖,不可分割,相互之间的和谐使单位面积的生物量达到最大化,物种的多样性达到了最多化,土壤生产力永远是递增的,灵气永远是充足的。比如含氧量,土壤的肥力,多种生命元素物质等等。建国初期,农民拥有了土地,组织了合作社。农民在小麦田里,混种少量的豆科植物,收获期间两者相得益彰,豆科植物的根瘤菌有固氮效益,豌豆、蚕豆则为农户增加了优于小麦的蛋白质食物。冬天水稻收割后又播种一些绿肥种子,开春春播翻入绿肥植物,又增加了土壤的腐殖质,有些植物则收割用作饲料,一举几得,非常科学。后来为了提高目标植物产量,超量施用化肥农药,几年就将土壤生产能力破坏了,这反映了急功近利思想,祸及子孙的健康和长远、根本利益!自然之道,蕴含着科学和哲理!

中国五千年的农业文明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的,可是正在我们的手中被逐渐丢弃。教训殊多殊深呀!

四、发扬中华文明,传承中华农桑文化刻不容缓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不难发现,古老的中国历史上有许多许多光辉灿烂的农业遗产和政治经济方面的各类文明。

农桑立国从嫘祖种桑养蚕直到历朝历代,皆有立法护桑,农桑立国富民的政策法令。习主席主政伊始就两次到古巴,共赞桑树之效用,并且还赠送桑树种子。

五千年来,所有本草都指出桑树是药食同源植物。十七年前的非典瘟病和今年的新冠病毒疫情,桑树的药用功能,皆为专家利用来防控疫情。中国最先的海外贸易冠名为丝绸之路, 《资治通鉴》是一步伟大的著作,其中就记载说公元753年(唐天宝十二年癸巳),中国强盛,自安远门西尽唐境凡万二千里。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陇右即今日之定西,实为河西地区)。如果再往前推查,古书《管子》则又有记载:“行其山泽,观其桑麻,计其六畜之产,而贫富之国可知也”。可见古人对桑麻之重视,说明了桑麻的适应性很广,是解决富民强国的重器,延续五千年而不衰!今天难道就不能上升到重要的战略地位吗?其实对桑树的研究和实践,我更感到桑树是解决中国蛋白质饲料的重要途径。桑树作为药食同源树种,绝非浪得虚名,从种桑养蚕层面上深入研究,就发现了更深层次的奥秘。

蚕的一生,从卵蚁始到上簇结茧约25天,为它的成虫生命周期。蚕上簇结茧就不吃桑叶了,此时它的体重是5克左右,统计它25天所食的桑叶总计为25克,是它体重的五倍,桑叶作为它一生的食物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我们人类一生要吃掉自身体重多少倍的食物啊!人每天吃掉的食物约为自身体重的7%,假如体重为130斤,则一天吃掉的食物为9斤左右,按二万天算,则为18万斤,是体重的一千余倍!

桑叶除饲蚕以外,剩余的桑叶首先是作动物饲料,作为猴类和梅花鹿、马鹿的优质蛋白饲料,民间代代相传。其次,桑叶,特别是霜桑叶可作保健食品和中药药材。为此我进行了十多年用桑叶养殖六畜的试验,结果发现六畜的免疫力明显提高,肉、蛋白质明显改善,通过多次不定期测试得到证明,但是只能作为饲料添加剂,比例高了会使家养动物泻肚拉稀。前几年我想出了改性和萃取办法,将内含药性物质和蛋白质分离,得到桑蛋白和膳食纤维为主的产品,称之桑粕。通过萃取、浓缩技术,得到以药性为主的桑树浓缩液。又对自养的肉猪进行试验,证实了上述的判断。用桑粕完全替代豆粕饲养肉猪,饲料成本可节省40%。浓缩液适量加到饮用水中,猪的免疫力也明显提高。此种猪我们称为桑粕猪,经权威的食品检测,发现猪肉质量更佳。一头将近300斤的肉猪,至少可降低饲料成本200元,而改善肉质和减少兽药费用所得到的效益,几乎和节省饲料成本相仿!

人和蚕,以及六畜都是动物,都是以消化营养物质供应一生的需要。灾荒时期,人们吃糠咽菜,把肚子都撑大了依然营养不足,还不是因为缺少高质量的蛋白质!如果富含蛋白质和多种营养物质的桑叶制品进入人的食粮系列,则不仅可以满足人的营养需要,粮食消耗量也大为减少,则中国粮食压力就可减轻,还有什么粮食危机!

经过多年的实践,我认为大力发展的桑产业,就是一个黄金产业!桑粕作为食品,我们也取得可喜的成果。

五、发展黄金桑产业的科学性、可信性、可行性和应当完善的条件

1、中国桑种的共性。我们对历代本草的论述记载进行了统计,结果发现桑树能治172种病(包括异名同病),涉及人类内外各科,包括消化、呼吸、血液、神经、骨骼、皮肤等各个系统。对某些病具有特效性,同时从整体上提高人体免疫能力。无论花、果、枝、叶、根、皮、寄生菌都存在药用价值。当然不同种的桑树药性之间有差异。

2、全国桑树种类约25种,全世界总计有33种,有些国家分布仅一种,有的国家则没有,所以中国是世界桑树的分布中心。在中国东西南北中都有相应的桑种存在,有些桑种则南北东西都有分布。桑树除了分布广外,还是抗逆性极为强大的树种。能在半年没顶的消落带生长,也能在极旱的戈壁沙地上生长,夏天耐高温,可到40摄氏度,冬天耐严寒可至零下40摄氏度。所有的桑种都能永葆青春,数百年甚至到1700年的桑树,树冠也无秃顶枯梢的老态。桑树的修复能力很强,耐修复,甚至天雷将其立干劈为数片瘫痪倒地,也能自我修复又成树干,(福建泉州开元寺唐桑就是一个例子,我为此亲自去进行了考察)。桑树可谓是我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树!中国各地保留有桑树面积2000多万亩,品种众多,这是我们引以为自豪的物质基础。

桑树正因为上述之共性,所以有史以来,便成为我们祖先相依为命的圣树,几千年一以贯之。中国其他木本树种是难以和它比肩的。也为我们倡导全国发展黄金桑产业奠定了可信性、可行性基础。全国各个省区市都有历史悠久的蚕桑站,这是发展桑产业的技术基础条件,在栽培技术上的产权知识完全是独立自主的。发展黄金桑产业离不开加工萃取技术,在这层面上,采取现有技术,加以专门研究,只要上升到战略层面,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百姓努力,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播种大豆,需要农田。栽培桑树土地则宽广得多,全国大江大河和水库的消落带就有两亿亩土地需要治理并可资利用;沙地荒漠横无际涯;茫茫灌丛草原足有几十亿亩。草原种植桑树载畜量可以翻翻,我在内蒙古做过数千亩荒漠植桑养羊试验。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现场会,当年石山、郭树田、关君蔚等老一辈专家都参加了。荒漠草原种桑,载畜量从每30~40亩养羊一只直接上升到一亩地即可养0.5~0.8只羊。

几十年来,我奔走于祖国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处都有我当年扶持的桑产业基地,累计面积不下于100万亩,几乎都不占农田,但是我理想的中国桑产业进步实在太慢了,为什么? 原因很复杂,千言万语一句话,因为我倡导的中国桑产业始终未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自我总结,个人的力量太小,能力太弱。我终究只是一个科技工作者,没有企业家的智慧和能力,更没有政治家的政治学识。如今已近耄耋之年,看到国家有危机,有破局之想法,唯鼓与呼而矣!自一、二、三论问世后,国内许多有识之士朋友再三给我鼓励,于是写了此文作为“四论”回应社会。科学成果应当以重复证明,我期望政府和相关的研究机构予以验证。(文/重庆海田林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林产工业协会桑产业分会理事长任荣荣  13701002448)



评论 0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