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辱时代使命 不负人民期望” 2020年最具收藏书画名家——马成义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河南在线新闻网

“勇做走在时代前面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

奇人 奇事 奇志 ——印象马成义

杨西民

奇人

认识马成义先生,是在今年7月参加“重走长征路 红色书画万里行——宁夏行”活中。

尽管此次活动只有短短几日,但作为此次活动的发起人和组织者,马成义先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印象用一个字概括,就是“奇”!

国家一级美术师、新中国国礼艺术大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艺术专业委员会副主席、曲阜鸿儒书画院副院长、苏东坡书画研究院客座教授……

马成义的名头很多,远不止这些。但如今人们看一个人是不是有真才实学,不仅仅光看这些名头了,毕竟社会上有那么一些人,“名头”是花银子买来的,听起来十分吓人,但一到动真格的时候,就变成南郭处士了。

马成义会不会也是这样呢?这就要看他的书画作品了。

众所周知,王羲之被人们称为“书圣”。他广采众长,自成一家,不仅作为中国书法史上一座极具象征性的丰碑,深远影响着中国千年书法,还留下了大量的丰富多样的书法精品,有着“天下第一行书”的弋卜《兰亭序》,就是其中之一。

书法爱好者之中,有不少人以能临摹《兰亭序》为荣。书画界中,也常举办诸如“羲之杯”书画家邀请赛等活动。中国能写毛笔字的人成千上万,临摹《兰亭序》对有一定书法基础的人来说,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但不少人的临摹如同孩童描红一般,用笔滞慢,墨色枯涩,全然没有那股飘逸洒脱的妍美神韵。

再看马成义摹写的《兰亭序》,全文从容不迫,得心应手,章法自然,气韵生动。可谓得其精髓,神形兼备。

如果说笔者的这一主观看法不足以服人的话,那么我们再来客观地听一听行家的评价:

马成义摹写的《兰亭序》,笔法、墨气、行款、神韵,都体现出作者的气度、凤神、襟怀、情愫。其用笔浑厚,点画沉遂,虽用力轻健,点画温润,但是血脉流畅,风身洒落。

笔者以为,行家的评价可谓客观中肯。

毛体,是以伟人毛泽东的书法艺术形成的一种独特的书法体系,深受广大书法爱好者的推崇和喜爱。

然而,由于毛体书法是以草书为主,其作品不仅有着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的狂放颠逸,而且还有着一种“天下舍我其谁”的汪洋恣肆之气势。为此,众多书法爱好者多是品味毛体,欣赏毛体,却不敢轻易涉足。

然而,马成义不仅敢涉足,而且作品很多,许多毛体书法作品还被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馆、八路军129师纪念馆等多处红色旅游教育基地以及毛主席纪念馆收藏。

维妙维肖,以假乱真。这是笔者反复观赏马成义毛体书法作品后的真实感受。

宝鸡也有不少书法爱好者喜爱毛体,其中一位在看了马成义的毛体书法作品后这样评价:初看马成义毛体书法作品,章法纵横驰骋,笔墨潇洒淋漓,很有一股豪雄之气;细品则会发现许多地方都和毛主席的书法作品有相同的地方,比如气势上遒劲刚健,纵逸奔放,字形也都比较大,而且在书写的布局上,也同样采用了行行逶迤、翩翩恣肆的写法,在“狂放”中透露出一种天纵自然的大气、霸气,可以称得上是毛体书法的上品。

榜书至难,古今所忌。什么是“榜书”?笔者孤陋寡闻,百度后才知,榜书原指写在宫阙门额上的大字。后来泛指写于招牌、匾额上的大型字,也叫擘窠书。

据说,昔日书圣王羲之都不敢作榜书,“有女郎才,无丈夫气”,只能挥写《兰亭序》之小字,流便之信札。可见榜书书写之难。

要说明的是,如果马成义仅仅有此书法上的造诣(尽管这已十分不简单),尚不能称“奇”,毕竟放眼四周,书法大家太多了。真正让人感觉马成义在“书画”界了不起的,是他的画。

书画同源。话是这么说,可真正能做到书画俱佳的,为数不多。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嘛。然而,马成义可以说是书画俱佳的。还有一点让人们敬佩的是马成义的画展。据其弟子说,先生的画展很多,每次个展的时间间隔还都很短。像今年夏天在宁夏闽宁镇连续两次举办个人画展,两次展出的时间间隔仅仅只有20天,两次个展作品几乎都不重复。

世上会写毛笔字的人很多,但能摹写书圣《兰亭序》、同时毛体、榜书、篆刻也得心应手的人不多;世上会画画的人也不少,但同时能将工笔、写意、小人书拿下的人也不多。

据说,清代安徽出了一位书法大师叫邓石如,由于他行、草、篆、隶“四体俱精”,被人们誉为“独树一帜,煜煜生辉的奇才”。马成义的字,没有邓石如的好,名气也没有人家大,可书画篆刻样样俱精、书展画展常展常新,从这一点上说,称其为奇人,应当不为过吧?

马成义作品赏析

奇事

这是一方普普通通的手帕。别看其制作粗糙,可在二、三十年前,它却被当作宁夏官方的礼物之一,送给那些前来参观考察的各地嘉宾和外国友人。

我所要讲的奇事,也就从这一方小小的手帕说起。这方手帕的制作者,是宁夏彭阳民族小学的女童们;设计兼出资人则是书画家马成义。

彭阳,原属西海固地区的一部分,历史上,这里曾是中国贫困的地区,一百多年前,时任陕甘总督的左宗棠,称这里是“苦瘠甲天下”。由于十分贫穷,加之中国人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女童成为天下最可怜的一群人。

可怜到什么程度?吃不饱肚子,一天有时只能吃一餐饭,每天还要忙于各种农活,挑担砍柴割草挖地收庄稼,用树枝擦屁股,用衣袖抹鼻涕,十四五岁来例假了,没有卫生巾,也无内裤,用烂布条卷成长条条,放在裤裆里……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年轻的马成义被任命为彭阳民族小学的校长。任命之前,教育局领导找他谈话: 马成义,这学校就交给你了,成也成在你手里,败也败在你手上。

马成义上任后,最怵的不是学校硬件设施、师资力量太差,而是女童辍学十分严重,学校里面清一色的男孩子。为了使服务区女童入学率达到98%以上,动员辍学女童重返校园,他不知跑了多少农户,受了多少挫折。

不要埋怨女童的父母心恨。在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当地老百姓认为,女儿迟早是要嫁到别人家的,“嫁出去的丫头泼出去的水",所以根本不把女孩当家人看,十五六岁被逼婚也相当普遍。

怎么办?放在一般人,早打退堂鼓了。可马成义没有气馁,他在学校一侧的清真寺里发现了机会。

原来,彭阳县沟口寺是回民聚集区。那些信奉伊斯兰教的女童家长,再贫穷、再愚昧,却不反对孩子们上寺里做礼拜、学阿语。于是,马成义找到寺里的管事者,提出寺里针对孩子的阿语教育等活动,可否改到学校里去教?“嗯,这个建议不错。”于是,许多女童就以这种变通的方式返回了校园。开始,女童们的学习不涉及文化课,后来,寺里所教的阿语课结束后,马成义便问女童们“愿不愿意学些诸如裁剪、缝纫、刺绣等技能?学会后即可帮家人有些收入,出嫁后也能让婆家另眼高看。”这样的提议不但女童愿意,家长也不再反对。于是,马成义专门从固原县红旗服装厂请来一位女教师,给女童们教裁剪、缝纫知识与技能。学习裁剪就要涉及到比例、算术等课本知识,马成义又开始从最基本的数学知识教起……

全国“优秀教师”、“中华扫盲奖”获得者、首届“宋庆龄基金会”优秀校长、宁夏回族自治区杰出校长、先进工作者……这一项项闪光的荣誉,是对马成义所从事的教育事业的最好肯定。

此外,他还连续几年被国家总课题组评为《中国西部女童教育试验》先进工作者。中央电视台也专门对他的事迹做了报道,称赞他几十年如一日,在《中国西部女童教育研究》、《联合国加强贫困地区教育项目》和《民族教育》发展与探索工作中做出了很大贡献。

由于女童教育成效显著,引来了国际友人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关注。国外一家救援机构除投资改善了学校的校舍外,还专门应马成义之要求,捐赠了40台缝纫机,供学校的女童们实习所用。马成义接手彭阳民族小学时,学生不足百人。待马成义离开时,这所学校的学生已达500多人。

马成义卸任小学校长时,有人眼红反映他贪污国际组织援助的资金。有关部门派出专人到学校查账,结果,不但没有查出马成义一分钱问题,反倒查出学校欠他个人3600多元。

怎么回事?原来,女童实习制作手帕,布料都是马成义个人出资购买的。这些手帕不少被有关部门当做礼品免费送给前来宁夏参观指导工作的嘉宾友人。帐查完了,学校欠下马成义的钱却无处报销,查账的人很无奈,建议马成义去找教育部门或新任校长,马成义二话没说,“呵呵”一笑,将所有欠条一撕了之。那个年代,3600元可是一大笔钱呀。

据了解,过去,西海固地区未接受学校教育的学龄儿童中有三分之二是女童。即使女童已经入学,一旦家庭经济状况恶化,首先辍学的也是她们。这种情况形成了一个代际的循环,即未受教育的女童——文盲母亲——家庭贫困——未受教育的女童。

“扶贫先扶智”,教育是打破这一恶性循环的关键。马成义说,多年来,国家一直将教育资源向贫困地区更多倾斜,为贫困地区的孩子们铺设了改变命运的教育通道,社会各界也给予了大力支援。女童缀学的问题,现已从根本上得到了改观。他保存的为数不多的女童制作的手帕,也已成为珍贵的纪念。

有名言说得好,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辈了做好事。套用这句名言的意思,我想说,大家都能办到的事,那就不叫事;大家都认为办不到的事你办到了,那才算事。

马成义就是这样,把许多人都认为不可能办成的事,办成了,而且办得还很漂亮。

令人惊奇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当年马成义为了请城里的女教师前来学校给女童教裁剪技术,自己贷款5000元给这位教师发了一年工资,那时一月能拿400多元,可算是高工资了。

为了保证这位女教师能吃上蔬菜,每逢集市他派后勤人员跑很远的路去买,后来,他发动师生在校园的空地上搭起了温棚种植蔬菜。至于他个人贷的5000元钱是如何还给银行的,我不得而知。

此外,马成义的少年时代也十分艰苦,苦到在校期间,一天只有一个窝窝头充饥,穿得也是破破烂烂。马成义的母亲也是北京的大家闺秀,1952年支宁来到彭阳,其家境当时在彭阳算是不错的。可他的少年时代为何如此艰难?由于我们在宁夏的行程十分紧张没能顾上了解,这也成为我十分好奇的事情。

马成义作品赏析

奇志

马成义是一位社会责任感极强、且十分爱党爱国的人。

这要从他义务为群众书写中堂或对联说起。

瞧,一位憨厚的青年农民向他求字,马成义笑着问他写什么内容。这位农民看来也是不懂书法,涨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马成义明白了,没有再问,右手提起吸饱墨汁的大笔,左手拿着一团宣纸衬于大笔之下防止墨汁乱滴,起身一气呵成写下了“江山如画”四个大字。

求字的青年农民高兴极了,我却被马成义挥毫时的神态迷倒了。那神态,真是帅呆了。一脸的幸福感,发自心底,涌动全身,笔随心走,步随字移,飘飘然,似微醺,如同一位全身心投入的舞者,怡然自得、飘逸潇洒。

需要说明的是,马成义的这种神态,与一些号称书法名家写字时的故弄玄虚、张牙舞爪、连吼带叫完全是两回事,而是一种对书画艺术十分痴迷、对求字百姓如同知己之真情实感的自然流露。

文学艺术是为谁服务的?早在七十多年前,毛泽东主席就给出了答案,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因此,只要群众喜爱,他就高兴,也就满足了。

笔者注意到,他在送书法下乡活动中,遇到喜欢书法、年龄稍长的人,榜书写得内容多为“家和万事兴”、“厚德载物”“天道酬勤”等,送去祝福、做人与励志,人人都是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由此我想到,书法如同唱歌一样,美声唱法、民族唱法固然好,演唱的难度也大,但流行歌曲、校园歌曲也同样有着众多听众,不可忽视。至于那些以丑为美、以别人看不懂为高雅的字体,则如同无病呻吟的靡靡之音一样,偶而也能赢得喝彩,但最终会被人们所唾弃。

虽为书画名人,地位也颇高,但马成义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对于公益慈善活动,从不扭扭捏捏,讨价还价。他多次组织书画家们送书画下乡,并将其提高到智力扶贫的高度,群众有要求,必一一满足。

如果说,身为名家,却不忘初心、脚踏实地、不摆架子不摆谱让人敬佩的话,那么,他策划组织的“重走长征路——红色书画万里行”活动,则志存高远,让人惊奇了。

原来以为这一活动只是在宁夏开展,后来才知宁夏只是开始,马成义的目标是组织书画家们,走遍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14个省。

“额得神呀"!要知道马成义只是一位书画家,没退休时最高职位也仅为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开发区管委会督学。近年来,重走长征路的人不少,但大都是官方媒体组织开展的,吃住行一路都有充分保障,并为政府部门所重视。

而已过花甲之年的马成义策划组织的这一活动,没有任何官方背景,书画家们都为志愿者,一路吃住行都要自掏腰包。这种以一己之力开展的重走长征路活动,困难可想而知。放着天伦之乐不享,放着可挣的现钱不挣,却一心要组织人们自掏腰包重走长征路,马成义是怎么想的呢?

一位作家说过,人生不是一支短暂的蜡烛,而是一支由我们暂时拿着的火炬,我们一定要把它燃烧得十分光明耀眼,然后交给下一代。今天,历史的接力棒传到我们手上,我们当分外珍惜这一荣光,在回首中铭记,在缅怀中传承,在开拓中弘扬,让红色基因永不变色,代代相传。

这种思想境界,这种人生志向,难道不是一种令人敬佩和信服的奇志吗?

重走长征路,红色书画万里行——宁夏行”活动已经胜利结束,在四天时间里,来自广东、陕西、江苏、安徽以及宁夏的30多位书画家、摄影家、作家、红色收藏家们,沿着当年红一、二、四方面军经过的宁夏路线,实地走访,重温和弘扬红军长征的悲壮史诗,参观将台堡三军会师纪念馆和六盘山纪念场馆等,收集红军长征相关资料,拍摄长征沿途地理状况和人民群众生活情况,开展送书画艺术活动,以书画艺术为载体向群众宣传长征精神,传播红色文化,为重走长征路,红色书画万里行活动开了个好头。

目前,“再走长征路,红色书画万里行——陕北行”活动,正在筹划之中。

让我们在向马成义先生致敬的同时,预祝他的奇志能够早日实现,我们为他呐喊助威,加油!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马成义作品赏析

评论 0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