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世珍品”----董其昌 书法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河南在线新闻网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香光、香光居士,华亭(今上海)人。万历十七年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诏加太子太保。才华俊逸,少负盛名。工诗文,善书画,   精鉴赏。书法超越诸家,以行楷称绝一代,与邢侗、米万钟、张瑞图并称“晚明四家”。其书法自成一家,对明末清初书风影响很大。山水师董、巨,以黄、倪为宗,以禅论画,有“画分南北宗”之说,著有《画禅室随笔》、《画旨》、《画眼》、《容台集》、《容台别集》,刻有《戏鸿堂帖》等。

他临写的《逸民帖》《十七帖》中的一种,与他的指导思想是合拍的。该临作不刻意与原帖一致,很多字都带有其本人的风格,趣味依旧,保持传统路线。完美的诠释了庄子的‘不滞于不滞,才可乘物以游心’,即不被任何思想,利益所奴役,所累,才是全生,对中国后世哲学、艺术、各宗教经典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故墨色浓黑如初,精光浮现,读之令人爱不忍释,是其极精之品。

董其昌是明朝后期很有代表性的书法家,擅长行草书。对于艺术,他主张要得到古人之神。他的理想是一种书卷气的萧散淡远,落实到技巧上则是无须过分用力,但落笔又显得遒劲有力。他的书法作品潇洒纵逸,嶔崎磊落,秀劲遒美。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的距离拉得很开,给人的感觉很飘逸。

董其昌临王羲之草书十七贴,‘鹤州一兄大人,此人是袁可立。’十七帖内容与当时董其昌心境相同,袁可立与董其昌关系非同一般,亲兄如同胞,足见董为袁可立送别内心感受及二人深厚情谊。

《十七帖》在被创造时既不以其为作品,也无发表之念头,完全是放松心态下的随意挥洒,   令宋代大文豪欧阳修赞叹:“使骤见惊绝,徐而视之,其意态如无穷尽,使后世得之,以为奇玩,而想见其为人也!”该赞美与帖中的‘得果此缘,一段奇事也’交相辉映。

《十七帖》释文:

足下今年政七十耶?知体气常佳,此大庆也。想复勤加颐养。吾年垂耳顺,推之人理,得尔以为厚幸,但恐前路转欲逼耳,以尔要欲一游目汶领,非复常言。足下但当保护,以俟此期。勿谓虚言,得果此缘,一段奇事也。

译文:足下今年刚好七十岁吧?知道你身体很健康,这是大可庆幸的事。推想你会勤加保养。我即将六十岁了,按照一般的人生规律,能活到这个年纪也不容易,算是我的大幸。但担心往后的身体变坏,可能会窘局难堪。正是这个原因,我想近快到你蜀地,一游汶岭。这不是随便说一说的,足下你尽管多加保养身体,等着我来游的这一天。不要以为是虚言,如果能完成我们这一计划,可以说是当今的一段奇事了。(正字是王羲之祖父讳,故改为政。初月帖中同。)

《邛竹帖》释文:

去夏得足下致邛竹杖,皆至。此士人多有尊老者,皆即分布,令知足下远惠之至。

译文:去年夏季您送致的邛竹杖,都收到了。此间士人中许多人年纪已老,我随即将这些邛竹杖分送给他们了,并告知他们是您从遥远的益州送来。

董其昌此卷,以尖利秀劲之笔,鼓努俊发之势,迅笔疾扫一气呵成,在怀素之外别具一种秀朗峭拔的风神,舒展淳雅的韵味,自是佳作。是流传有序之物,尤为难得。


评论 0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注册